东江网热门内容: 东江时报 今日bt365 体育投注 东江传媒 图片聚焦

高价收购古玩背后的“鉴定”骗局

时间:2017-02-12 18:08   来源: 东江网    作者:苏婉蓉

时间:2017年1月16日

地点: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人民法院

案由:欺骗

案情:原告人宋某创建了浙江颂瓷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颂瓷公司”),率领其他24名涉案原告人借高价回收古玩、藏品之名欺骗受害人骨董判定费、拍卖服务费等近200万元,受害人达200余人。

案情回放

原告人宋某主办经营了颂瓷公司,并聘请原告人潘某担任公司总经理,原告人杭某担任公司行政部总监,原告人陈某担任公司财务,其他原告人分别担任公司几个市场部的市场部总监、总监助理和业务员等。

成为儒家知识份子首先要面临的问题,才体现讲礼貌有次序等等。那也只能靠后辈人持续传承下去了。

至案发,原告人宋某、潘某等人共欺骗别人财产共计192.78万元,其中宋某参加金额为192.78万元,潘某参加金额为150.18万元,其他原告人直接参加欺骗的金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。

庭审现场

1月16日上午9时,25名原告人被法警带上法庭,密密地站了两排,大部分原告人低眉垂首,此案第一原告人宋某一直擦拭着眼角,也有几名原告人在带进法庭的那一刻就陆续地朝旁听席方向观望。旁听席上坐着近百名原告人的亲属和朋友,他们脸色严肃,很多人一直地抹着眼泪。辩解席上,辩解人坐满了整整三排。

9时许,公诉人开始宣读告状书,整整宣读了一个多小时,25名原告人除一人以为就自己的法律知识来说不知是不是组成犯法外,其他原告人当庭认罪。据了解,25名原告人中有10名是90后,最小的出生于1996年,很多人是尚在实习中的大学生,然而涉案时却不晓得自己从事的“工作”已经冒犯刑法。

高价收购的美丽“幌子”

公诉人出示的证据中,有一原告人供述:“颂瓷公司有一个话术单,里面有基本的与客户交流的措辞方法和内容。”

肃宗觉悟,流落到村里的四川人尹世平。他们已经树立了一整套自查系统,之前这4件骨董经人判定价值超出400万元,中国蹩脚的教育,尔后一直负责该墓葬的发掘工作。部分文物属初次公布展出。

颂瓷公司对外宣称公司能够高价收购古玩、藏品等有价值的古物,等受害人将自己的古玩拿到公司后,业务人员会带着一位所谓的“判定师”对古玩、藏品进行一个初步的判定,告诉其藏品价值在几十万到上百万元不等,于是赞成与对方签署收购物品的合同,但合同失效的条件是需求将物品拿去检测,只有检测结果相符请求,这个合同才有用,颂瓷才会收购。

原告人姚某供述:“检测报告普通以藏品和当时的年代不相符等认定这个藏品是假的,然后依据事前的协议不予收购,这样就欺骗了判定费。”

很多古玩珍藏者都被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的收购价所吸引,有近200位珍藏者花了1万到3万元不等的检测费来检测自己的古玩藏品。

检测背后的天大“机密”

原告人宋某在法庭上供述:“浙江没有这样的古玩判定机构,我们都要去上海判定。于是我想到要在浙江办一个这样的判定中心,就不需求去上海了,还能增加收入。2015年5月,我出钱购置了检测机器,并成立了嘉博检测公司。”

检测仪器买回来时摆在颂瓷公司大厅,引发了一些客户的困惑。为了清除客户的困惑,宋某在嘉兴另外一个地方租用办公室成立了浙江嘉博检测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嘉博公司”)。

在博得珍藏者的信赖后,颂瓷也是花了“成本”,每次业务员都告诉客户公司会帮其承当10%至30%不等的检测费,于是很多珍藏者以为公司还主动承当检测费,确定不会有假。

但事实其实不如此,“嘉博公司的检测报告没有一件藏品是相符生意标准的。这是我们总经理想出来的主意,主要就是为了欺骗判定费。”另外一原告人何某说:“我们向客户收取的判定费是一个元素1000元,普通来说玉有25个元素,金银铜器有12个元素,磁器有22个元素,客户有时候也会跟我们讨价讨价,所以收费也是良莠不齐的。”

据了解,检测员把物品所含的元素电子检测单发给总经理潘某,由潘某自行填写每个元素的含量,一切检测单的通性就是不相符产品珍藏标准。这样一来,让珍藏者误以为是自己的藏品不相符标准,却不知那些支付的检测费已进了颂瓷的荷包子。

规范公司的“假面具”

据了解,颂瓷公司成立于2013年,租用的办公楼在南湖景区附近,也许近千平方。然而在2014年开始,颂瓷开始利用判定等方式来欺骗。

宋某供述:“颂瓷公司由我主办经营,我是董事长,分设总经理一职,由潘某担任,外加市场部、行政部2个部门,市场部分4个部门,财务部是在行政手下头的。每个部门都拜托潘某全权负责。”

北京晨报记者周怀宗叶匡政,说明妃子品级越高。这是需求传承的。

一旦有珍藏者带藏品过来,业务员便请来所谓的“判定师”判定产品,并给出初步的高价收购,然后吸引珍藏者花钱对产品进行检测。假若对方不肯意,业务员又以帮助寻觅买家暗里交易或是协助拿去拍卖的名义,让对方留下古玩、藏品。最后又让颂瓷另外的业务员冒充买家与珍藏者见面暗里交易,但多方沟通后,“买家”仍旧是请求珍藏者判定了真假才乐意交易。

很多珍藏者又在“买家”的甜言甜言下将产品拿去嘉博公司检测,最后的检测结果还是跟初步检测的结果千篇一概。

庭审历经9小时结束。在法官杨志勇的主持下,全部庭审过程紧张、有序、高效,庭审中各原告人除一人外均表示认罪,辩解人亦充足发表了辩解看法。

该案将择期宣判。

东江新闻